電動汽車時代為何需要很多大樹?

2023-12-16 11:40:26   編輯:Lindsey Kenned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導讀不論是電動汽車、太陽能發電設施、華盛頓的農村寬帶倡議,還是設法增強電網抗風能力的公用事業公司,都得依靠同一樣東西——大樹。

只有最高、最直、無結疤的針葉樹才能成為電線桿。

圖片來源:Lindsey Kenned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iv data-sbid="CN-BIZ-20231213072242" style="color: rgb(17, 17, 17); font-family: -apple-system, " system-ui",="" "segoe="" ui",="" 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apple="" color="" emoji",="" ui="" symbol";="" font-size:="" 16px;="" background-color:="" rgb(253,="" 253,="" 253);"="">

 

Ryan Dezember

 
 

不論是電動汽車、太陽能發電設施、華盛頓的農村寬帶倡議,還是設法增強電網抗風能力的公用事業公司,都得依靠同一樣東西——大樹。

在公共和私營部門基礎設施投資浪潮的推動下,電線桿市場十分火爆。人們尋覓最高、最直、無結疤的針葉樹,把它們送入加工設施剝皮、干燥和壓制。Koppers Holdings位于佐治亞州東南部松木產區的木桿工廠就是這樣一座加工設施。

Koppers的員工在松樹種植園四處巡視,標記出適合加工成木桿的火炬松和長葉松,并給出報價。Koppers公用事業和工業產品業務副總裁吉姆·希利(Jim Healey)說,現在是樹越大越好,因為在光纖和電動汽車時代,電線桿承載的設備和纜線比從前多得多。

對土地所有者,尤其是對作為美國南方松樹種植主力軍的家庭和個人來說,木桿市場的火爆意味著,把挺拔的大樹賣給木桿加工商更劃算,它們比鋸木廠出價更高。

在美國電線桿和鐵路枕木市場上占據主導地位的兩家公司的股東也是贏家。過去一年,美國匹茲堡的Koppers和加拿大蒙特利爾的Stella-Jones股價分別上漲49%和87%,而標準普爾500指數漲幅為16%。

Stella-Jones首席執行官埃里克·瓦尚(Éric Vachon)說:“目前北美地區的電線桿需求超過了產能。”

今年夏天,Stella收購了亞拉巴馬州、佐治亞州和密西西比州的多家木桿生產設施,該公司還在密西西比州新建了一家剝皮廠。Stella計劃明年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新建一些工廠。Stella還在俄勒岡州尤金的生產設施內安裝了自動鉆孔設備,并考慮還能在哪些領域運用機器人來加快生產速度。

電線桿所用的最常見樹種是南方黃松。Koppers公用事業和工業產品業務副總裁吉姆·希利。

圖片來源:Lindsey Kenned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夏季那個季度,Koppers的國內市場木桿銷售額和利潤創出記錄新高。目前,Koppers正在亞拉巴馬州、北卡羅來納州和弗吉尼亞州的工廠增加干燥產能,并在路易斯安那州西部林區新建一家工廠,為德克薩斯州一處不在松樹林區的枕木加工設施供應剝皮木桿。

希利說:“我們認為,未來三到五年,市場將迎來非常好的巔峰期。”

混凝土、鋼材和復合材料電線桿制造商也在加緊生產。鋼桿供應商Arcosa正在佛羅里達州建造一座混凝土桿工廠。RS Technologies通過發行債券和股票籌得約2.7億美元資金,用于擴建猶他州和安大略省的聚氨酯樹脂桿工廠,并打算在休斯頓新建一座工廠。RS首席執行官喬治·柯比(George Kirby)說:“現在絕對出現了基礎設施建設熱潮。”

有些需求可能無法實現。投資者被超安全國債的高收益率吸引,放棄了派息較高的公用事業股,這類股票今年的走勢可能是2008年股災以來最糟糕的。股價的低迷阻斷了公用事業公司為電線桿等大額支出籌集資金的重要途徑。而可再生能源開發商的股票已因高利率和供應鏈問題遭受了更大打擊,風能和太陽能項目計劃可能會面臨擱淺風險。

不過,不管金融市場狀況如何,都需要許多電線桿。

在聯邦政府為向農村地區推廣高速互聯網而劃撥的600多億美元中,有很大一部分將用在電線桿上。2021年基礎設施法案的1.2萬億美元預算也將有一部分用于投資電線桿。與此同時,去年出臺的氣候、稅收和醫療保健法促進了太陽能設備的安裝,其中許多設備安裝在偏遠地區,必須與電網相連。

此外,美國現有的逾1.2億根木質電線桿有許多需要更換。很多電線桿已經超過設計壽命幾十年,老化嚴重,有些是按照過時標準制造的。比方說,在今年夏季的致命大火中,夏威夷電力公司Hawaiian Electric的電線桿被颶風級大風吹倒。在北方,啄木鳥則是一種頑疾。

自19世紀40年代架設電報線路以來,通信技術經歷了劃時代的發展,但電線桿卻沒有多大變化。只有一點與從前不同,這就是,公用事業公司和電信公司需要比以前更大的電線桿。

Koppers旗下維達利亞工廠的廠長布拉德·辛格爾頓(Brad Singleton)說,近來最受歡迎的是高45英尺(合13.7米)的二級木桿。這種木桿比長期佇立在路邊的主流40英尺(合12.2米)四級木桿更高,而且粗兩號。

辛格爾頓說:“他們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么,希望有增加東西的空間。”

希利說,四級木桿之所以無處不在,是因為它的尺寸與許多成熟的樹木相匹配。他說:“上帝就讓樹長成這樣,上帝不會讓樹長成二級木桿。”

Koppers維達利亞工廠經理Brad Singleton。質量控制人員正在等待X射線光譜儀的檢測結果,以確定木桿是否吸收了足夠的防腐劑。

圖片來源:Lindsey Kenned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為此,Koppers必須找到巨樹,砍掉錐形的樹頂,加工出符合更高規格的木桿。如果對大木桿的需求持續增長,足夠大的樹木可能會變得稀缺。

北美木桿理事會(North American Wood Pole Council)在2020年的一份文件中警告說:“根據生產數據和目前的采伐計劃,如果木桿必須要大出兩到四個等級,就沒有足夠的大樹來生產數量與目前相當的40英尺木桿。”該行業組織建議公用事業公司考慮使用更多電線桿,而不是用更大的電線桿。

希利說,Koppers主要向私人土地所有者購買原木,他們種植松樹的時間往往比為木材加工廠供貨的工業木材企業要長。為獲了得頂級樹木,木桿生產商在每個地方木材市場上都要支付相較次高價值產品的高溢價。價值僅次于桿材原木的通常是會被切割成規格材的鋸材原木。在一些市場上,木桿廠還必須開出比單板廠更高的價格。

Koppers維達利亞電線桿工廠的窯爐晝夜不停地運轉,只有在感恩節、圣誕節和國家檢查時才會關閉。

圖片來源:Lindsey Kenned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木材定價服務公司TimberMart-South的執行董事喬納森·史密斯(Jonathan Smith)說,美國南方木桿廠為每噸樹木支付的價格比鋸木廠高出20美元左右,今年第三季度,鋸木廠支付的價格約為每噸26美元。

除專門為生產木桿而種植的林木以外,長出能夠加工成木桿的樹對種植者來說可謂意外收獲。史密斯說:“如果你種火炬松,你的林地里長出了一些桿材,那就是額外收入。”

Koppers的希利估計,每英畝松樹林平均能產五到七根桿材。

“生產木桿需要非常好的樹,” 亞拉巴馬州為退休者、繼承人和其他非工業用地所有者提供木材銷售咨詢的林業顧問里克·內爾姆斯(Rick Nelms)說。他說,值得費心在樹林里尋找這樣的樹,特別是考慮到附近的密西西比州新開了兩家木桿工廠,由此拉動了對亞拉巴馬州松林帶樹木的需求。

林業公司會采取一些異乎尋常的措施,為下單的客戶提供最大的木桿(如用于輸電線路的木桿)。這些樹通常是花旗松或紅雪松,以防蟲見長(可用來制作櫥柜)。Stella有時會動用直升機,從美國西北部太平洋沿岸的森林中拉出一棵棵雪松。

樹藝師爬上巨樹,砍下樹梢和樹枝,插上五顏六色的旗子,用楔子在樹干下端鑿出反向切口。帶有抓斗的直升機抓住樹干,將樹干迅速吊走,盡量減少對周圍樹木造成的破壞。


免責聲明:本文由用戶上傳,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