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學大師”楊濤鳴被捕!曾一個腳印拍出4萬

2023-04-21 16:38:40   編輯:邰佳蝶
導讀  2023年3月2日,“成功學大師”楊濤鳴被捕,其團隊核心管理層三十余人亦先后落網?! 嗣窬W報道,2月27日,浙江吸引力文化傳播有限

  2023年3月2日,“成功學大師”楊濤鳴被捕,其團隊核心管理層三十余人亦先后落網。

  據人民網報道,2月27日,浙江吸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被警方立案調查,該公司創始人楊濤鳴于3月2日被刑事拘留。

  在楊濤鳴的對外宣傳中,他自稱遇到“成功學大師”陳安之指導,從流浪街頭的農村青年變成“億萬富翁”。值得注意的是,其“恩師”陳安之于2019年因涉及精神傳銷及有害培訓被媒體曝光,隨后銷聲匿跡。

  寧波市海曙區公安分局經偵大隊辦案民警稱,楊濤鳴是假名,其真名叫楊某成,本人文化程度僅有高中學歷,目前警方正在走訪全國各地的受害人收集證據。

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刑的汝某、高某夫婦和楊濤鳴合影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刑的汝某、高某夫婦和楊濤鳴合影

  此刻,在一個名為“楊事件!退款群”的聊天群內,截至記者發稿前,已經有436名成員。他們在楊濤鳴身上的投入,少則數萬,多則五六十萬。有人還承接了楊濤鳴團隊下發的所謂“項目”,或曾在寧波長時間“學習”過,不僅投入了真金白銀,還和這個團隊存在著更深層的利益綁定。

  從2018年接觸楊濤鳴團隊,在浙江吸引力公司待了三年的阿勝(化名)指出,這436人僅僅是冰山一角。按照一次中型活動六七百人參加、一個月三四次活動算,近五年參加過楊濤鳴團隊活動的“學員”有近10萬人次。這其中轉化留存成為“弟子”的,保守估計,至少上萬人。

  “大師”倒下后,這些“弟子”們迅速割裂成不同群體。有的大夢初醒,在群里控訴楊濤鳴,期待通過警方追回自己的損失。有的繼續著手上的“項目”,借由這些群接觸其他“弟子”,稱可以幫他們“把本錢賺回來”。

  要成功先“發瘋”

  張女士(化名)的丈夫,就是依然活躍在外的“弟子”之一。如今,他又加入了另一個“項目”,輾轉廣西、浙江等地,繼續著追逐“成功”的旅途。在楊濤鳴被捕以后,張女士和女兒曾試過勸阻丈夫,可丈夫全然聽不進去,“他說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p>

  據張女士介紹,2016年,因輕信朋友,幫忙進行工程墊資,丈夫背負了四五百萬元的債務,過去幾年一直官司纏身,直到2021年左右,家里的情況才有所好轉,負債快還清了,兩人也開始考慮買房的事。

  就在張女士以為生活即將踏入正軌時,一股危險的潛流已經涌向了她的家庭。2021年5月,即將高考的大女兒突然向張女士求助,說她發現爸爸“不對勁”,一直在聽一些“正能量”網課,還試圖帶著女兒一起進行“學習”。聯想起丈夫幾個月間帶回家的那些“保健品”,張女士懷疑他陷入了傳銷。

  就在女兒求助后沒幾天,張女士的丈夫托辭“做工程”,突然離家前往寧波,并且將手機關機,失蹤整整五天。由于擔心他的安危,張女士報了警,民警在丈夫回來后上門調查,并進行反詐宣傳,此舉激怒了張女士的丈夫。民警前腳走,后腳他就大發雷霆,斥責張女士在阻攔他通向“成功”,“他說什么要成功先發瘋,什么他這么多年為什么沒成功,就是因為他的思路太清晰了”。

部分“弟子”聊天記錄部分“弟子”聊天記錄

  據張女士回憶,丈夫那次五天的“學習”,刷出去了6萬多元,而這只是已知的很小一部分。通過兩人共用的信用卡等賬戶,張女士統計出來的丈夫在“學習”上的花銷就有至少20余萬,至于那些她無法查詢到的消費貸、網貸平臺,以及丈夫可能自己去辦理的其他信用卡,張女士想都不敢想。

  由于做銷售出身,在工作中接觸過一些深陷直銷、傳銷和微商的例子,張女士過去一直對這些保持警惕?,F在回想起來,她覺得丈夫清楚這點,所以才一直瞞著她,“我老公其實是有戒備心的,當時可能是因為他事業上比較挫敗,完了也想著改變自己”。

  “賺大錢”的誘惑,沖垮了理智的防線。被張女士發現以后,丈夫非但沒有懸崖勒馬,反而把一切攤明,只要妻子試圖阻止他去“學習”,他就在家摔摔打打,甚至指責張女士“洗腦”了全家人,拉著全家人一起散播“負能量”。

  大女兒高考之后,張女士的丈夫試圖讓女兒也一起去“上課”,夫妻倆再次爆發劇烈爭吵,后來丈夫對家里的生意不管不顧,工程都停了,工人的工資甚至門店房租也拿不出來。那時,丈夫跟大女兒保證,說給他一年時間,他會把錢都賺回來,還要給兩個孩子一人買一套房。然而如今,張女士的丈夫已不知所蹤。

  離家出走后,丈夫拉黑了張女士和大多數親屬的聯系方式,只有女兒偶爾還能和他通話,張女士所知道的,只有丈夫現在和他的“同伴”們一起在做某個“養生果凍”的項目,游蕩于江浙、廣西等地。事到如今,她希望丈夫不要影響她和女兒們的生活,也正在做著離婚、對財產和債務進行分割的準備。

  “能畫餅就給你畫餅”

  陳大姐(化名)對張女士的遭遇并不驚奇,這些年來,她見多了因為被卷入傳銷而離婚的案例,“很多這樣子的,去了他那里之后就覺得自己的老婆或老公配不上自己了,然后就離異了”。

  在楊濤鳴被捕后的學員維權群里,陳大姐算得上“老資歷”。早在2016年,她就通過網絡視頻接觸到了楊濤鳴的所謂“成功學”課程,那時陳大姐剛剛生完孩子,本著自我提升的念頭,購買了楊濤鳴的這些課程,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她先后投入十幾萬,接觸到了楊濤鳴的不少“弟子”,也一度對這些課程深信不疑。

  最開始,陳大姐只是購買了最便宜的一檔,2000元的“說服力總裁班”,但坐在會場里,受到“楊大師”和他“弟子”們的鼓勵,她走上了講臺,一步步越刷越多,“像走火入魔似的,就非常相信他”。至今,陳大姐依然對自己不知不覺花出去十幾萬元感到不可思議,因為擔心被家里人發現,這些年來她一直悄悄拆東墻補西墻,深陷抑郁之中又不敢傾訴。

  雖然投入了十幾萬,但陳大姐依然不是楊濤鳴的核心“弟子”,她的十幾萬都花在了買課、和楊濤鳴去“見識大場面”等方面,要成為楊濤鳴的核心“弟子”,除了上述這些常規投入,還有分檔次的“入門費”。在陳大姐深陷其中的2017年,不同檔次的“弟子”,分別要收取3萬、16萬和30萬元。

陳大姐提供的合照陳大姐提供的合照

  據阿勝介紹,如今這套收費機制有了改變,被稱作“年卡”,年卡的檔次是3萬、14萬、60萬,以及最高檔次的300萬。不同的檔次,除了可以獲得楊濤鳴不同程度的“教學”,還可以拿“學員抽成”——由“弟子”們發展出來的新“學員”,繳納的費用可以返利一部分給“弟子”。3萬元的年卡“弟子”沒有抽成,14萬元的可以拿40%,60萬的50%,至于300萬的,阿勝沒見過,也不清楚。

  如何確定和最大限度榨取“弟子”們的價值,在楊濤鳴的團隊里有一套成熟的分工和方法。那些參與進該團隊里的“弟子”們,會通過一兩個小時的話術與溝通,摸清新“學員”的家底,包括職業、家庭情況、收入水平和相匹配的借貸能力,針對不同的情況和需求,設計對應的套路。

  這些誘導消費的“弟子”們,有不少都是楊濤鳴團隊的“免費工”。在寧波的三年時間里,阿勝見過許多拿不出更多的“升級費用”,又希望可以繼續“學習”的人。白天,這些人拿著話術本,為楊濤鳴吸收新的“學員”,晚上,稍微有錢的會幾個人一起租住在公司附近,更潦倒些,不僅沒有積蓄,甚至已經債務纏身的,要么睡公司的地板,要么干脆住到公園里,“沒有什么底線,能給你畫餅就給你畫餅,一點粥都不給你喝”。

  一個腳印拍出四萬元

  會議,又或者“大課”,是楊濤鳴團隊吸納新人,并完成“成交”的主要場景之一,而這些人滿為患的會場,也是許多“弟子”泥足深陷的第一步。

  記者獲取了2023年2月22日至24日,于寧波市某酒店進行的楊濤鳴三日培訓課程視頻及錄音,在這些視頻和錄音中,楊濤鳴及其“講師”們不斷通過視頻、故事等方式,強調自身的成功、富有。楊濤鳴自稱曾在一次演講之后,收到37家東南亞企業邀約,并稱“你越牛,人家越找你合作,你成交越厲害,人家越找你,每個人都想借力使力”,語畢之后,楊濤鳴抬手做了個鼓掌的示意,全場立刻掌聲雷動。

  為期三天的培訓過程中,楊濤鳴和他的“講師”們不斷強調所謂“能量”“氣場”以及“愛”,帶著“學員”一起呼吸所謂“宇宙能量”。至于具體如何實現他口中的“成交”,在這套由楊濤鳴給出的理論中,則是通過“打開自己”,和別人“鏈接”,“愛”等抽象化的形式。

“學員”的報名表“學員”的報名表

  值得注意的是,“能量”不僅是這些“學習”當中的一部分,也可以被具象化為產品。

  楊濤鳴被捕之后,他一根頭發被拍賣6萬余元的視頻在網上流傳。實際上,在楊濤鳴的“課程”中,這并不為奇,據陳大姐回憶,楊濤鳴還曾經拍賣過自己喝過的水杯,賣了8萬多;最離譜的是他的一個在A4紙上現場踩的腳印,拍出了四萬元,“弟子”拍下后還十分興奮,將這張紙裝裱后掛在墻上,并對其他學員炫耀“能量好高”。

  這套被“學員”們奉為圭臬,玄之又玄的“能量”理論,幾乎是每一個“成功學”大師的標配。在楊濤鳴團隊的“吸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話術本”中,除了“成功學大師”安東尼·羅賓的“能量咒語”,赫然還有被《消費日報》曝光“涉嫌精神傳銷”“有害培訓”的陳安之,資料顯示,這位已經銷聲匿跡的“心靈潛能大師”,也曾宣傳過自己精于各類“正能量”相關課程。

  據阿勝回憶,楊濤鳴對外說過自己是陳安之的“弟子”,陳安之也曾到楊濤鳴的會場里“串場”。陳大姐則表示,這類串場是楊濤鳴課程中常見的一環,來的人以楊濤鳴過去的“弟子”居多,除現身說法佐證楊濤鳴的課程如何有效外,往往還會推廣些和楊濤鳴合作的所謂“項目”。

  陳大姐就加入過其中一個“餅干”項目。她還記得,往里面投錢的時候,帶她做項目的資深“弟子”告訴她這些餅干養生、減肥,哪怕賣不出去,還可以自己吃。最關鍵的是,只要加入了他們的項目,還可以得到楊濤鳴的不定期培訓,“這樣子我們就感覺劃算了”。

  有趣的是,在楊濤鳴被抓以后,幾個很久沒有聯絡過的“弟子”又和陳大姐取得了聯系,簡單的寒暄過后,這些“弟子”們很快直奔主題,“你想不想很快退到錢,把成本返回來?我這里有什么項目、演講,你過來怎么樣?”

  得意弟子又成“大師”

  參與舉報楊濤鳴團隊,多年從事反傳銷工作的李旭有一些擔憂:警方雖然控制了楊濤鳴團隊30多名核心成員,但那些不在打擊范圍中的“中層”,很可能又拉起更多的類似團體。

  實際上,楊濤鳴的“弟子”們自立門戶早有先例。據央視報道,2018年5月,江蘇省泰州市公安局破獲了一個由“女催眠大師”邱瀚民組織的三十余人詐騙團伙,這名號稱催眠治百病的“女大師”實際上僅有小學三年級文化,稱自己在加入過傳銷組織后,為了達到快速出人頭地的目的,選擇了走極端。

  陳大姐和多名在維權群里的學員均表示,他們曾經聽過楊濤鳴將邱瀚民稱作自己的得意“弟子”。

  同樣是楊濤鳴的得意“弟子”,2019年9月10日被捕的汝某、高某夫婦,也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除有期徒刑及處罰金外,二人還被沒收非法所得3446萬余元。

高某的“榮譽證書”高某的“榮譽證書”

  這也是張女士擔心的地方,在楊濤鳴團伙落網后,她的丈夫并沒有表現出悔改的意思。在和她丈夫來往密切的另一名楊濤鳴“弟子”的社交平臺中,張女士發現他們這個小團體又參與進了別的“項目”,用著楊濤鳴團隊教導的“話術”,繼續推廣各類可疑的“產品”。

  阿勝坦言,對于這些在楊濤鳴團隊里嘗到過甜頭的中層們,繼續做類似的傳銷項目幾乎是種必然,“他不可能不干了,這么賺錢的項目,換你干不干?”至于那些被“榨干”,或良心不安不愿行騙的底層“弟子”們,面臨著巨大的損失甚至負債,所承受的壓力難以想象。

  陳大姐在清理社交軟件的時候,偶然看到一位同期的“弟子”,他曾經在高校內擔任體育老師,被同期們戲稱為“教授”?!暗茏印眰儜c祝拿到“冠軍團隊”的合照里,教授咬著獎牌,露出靦腆的微笑,一只手微微抬著,似乎是要豎起大拇指。

  不少同期的學員都聽到過“教授”的故事,在離開高校后,他開始投身各種“項目”,每一次都以為自己可以以小博大,債務卻越滾越大。楊濤鳴的成功學課堂,是“教授”寄予厚望的又一次“翻身機會”,可這扇機會之門似乎并沒有為他打開。

  紅星新聞記者 周煒皓 任江波

免責聲明:本文由用戶上傳,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