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多地罰沒收入大漲

2022-07-27 14:38:34   編輯:李元
導讀今年以來,地方財政壓力成為關注焦點。近日,《南方周末》統計了2021年全國300多個地級市的沒收收入,其中111個地級市公布了罰款和沒收的數

今年以來,地方財政壓力成為關注焦點。

近日,《南方周末》統計了2021年全國300多個地級市的沒收收入,其中111個地級市公布了罰款和沒收的數據。 在公布數據的111個地級市中,2021年有80個城市的沒收收入呈上升趨勢,占比超過72%。

時代財經發現,在2021年全國地級市一般城市增加值收入與2020年相比的排名中,前14個地級市中,江蘇省占 7個席位,分別位居榜首。 鹽城,第三大,常州,南通,鎮江,徐州,蘇州,臺州。

時代財經查詢江蘇各市2021年預算執行情況,發現鹽城2021年沒收收入37.27億元,比2020年增長44.12%; 常州市2021年沒收收入16.25億元,比2020年增長109.68%。

其中,常州在2021年預算執行情況報告和2022年預算草案中說明,“主要原因 罰款和沒收的大幅度增加是重大案件罰款和沒收的增加。”

7月22日,時代財經致電鹽城財政局相關辦公室,詢問罰款和沒收增加的原因。 沒收收入。 交通罰款嗎? 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現在交通罰款的比例很小,主要是因為破獲了詐騙等重大經濟案件,所以公安從罰款中獲得的收入比較多。”

巧合的是,時代財經 和經濟學也叫常州市財政局。 收到類似回復后,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常州2021)罰沒收入增幅較大的主要原因是重大案件罰沒收入增加。” 不方便提供更多信息。

了解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獨立投資人程宇7月25日對時代財經的分析。如果把地方政府的財政狀況看成資產負債表, 首先,債務是剛性的,必須償還。 的。 但就資產而言,來源是土地拍賣收入,即資產??管理收入,而稅收和轉移支付是正常的營業收入。

“如果所有這些項目都在下降,而地方政府支出幾乎是剛性的,那你就得想辦法在可控范圍內增加收入,要么多收稅,要么增加收入被沒收 。” 程玉步充滿。

鹽城的沒收增值收入最高

說起沒收收入,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 2021年12月17日,國務院監察辦在國務院“互聯網+監察”平臺上公開通報,河北省霸州市分布大面積亂收費罰款。

據悉,罰沒收入是指執法、司法機關依照法律、法規和規章,將經濟罰款、沒收的贓款、贓物折算成價格的數額。

根據2022年2月鹽城市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鹽城市2021年預算執行和2022年預算(草案)》文件,鹽城市2021年實施的罰款和沒收措施將 為37.27億元。 全年預算36.28億元,2020年決算25.86億元,這意味著2021年的沒收收入將比2020年增長44.12%。

據當地媒體報道 鹽城2021年6月,2021年鹽城公安將發動“掃雷護航”專項攻勢,對各類經濟犯罪展開猛烈攻勢,有效摧毀多個跨區域犯罪團伙的產業鏈。 維護地方經濟安全取得了良好的成績。

無獨有偶,沒收打擊犯罪收入也讓青島“創收”顯著。

在主要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沒收收入排名中,2021年青島市城市沒收收入43.77億元,在111個統計城市中排名第一。 與2020年相比,青島的沒收收入增加了24.51億美元,增幅為127%。 據媒體報道,從青島市財政局獲悉,罰沒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破除重大傳銷將增加罰沒款22.45億元。

根據財政部《行政事業性收費和罰沒收入預算管理規定》,各級征收罰款執法部門和單位應當上繳收費收入和罰沒收入。 3天內上繳國庫。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拖欠、扣留、默許、挪用或者私分。

根據財政部2016年發布的《政府非稅收入管理辦法》,明確了包括罰款、沒收在內的政府非稅收入管理政策,并規定了股權比例 政府非稅收入應根據所有權、權限和相應的支出責任確定。 非稅收入中涉及中央和地方份額的比例國務院或財政部。 省、市、縣之間的非稅收入份額,由省人民政府或者省財政部門制定。 因此,罰款和沒收的收入可以計入一般稅收收入。

除鹽城、常州外,江蘇鎮江、蘇州、臺州、南京的沒收收入也增加了5億元以上(2021年與2020年相比)。 此外,宿遷的沒收收入增加4.67億元,增長4.67億元。 高達133.05%。

據悉,地方政府的收入來源主要有3個,一是正常稅收,二是轉移支付,三是土地出讓。

程宇告訴時代財經,目前省級以下的稅制還沒有深入改革,轉移支付可能只到省級。 近兩年,受疫情影響,經濟增速放緩,全省收入不斷減少。 ,地級市之間轉移支付的能力也在減弱。

程宇進一步指出,過去財政高度依賴土地出讓收入,但從近幾年的趨勢來看,土地財政收入持續下降。

據智研咨詢發布,2015年至2021年,江蘇省全部用地成交面積在2018年達到最大值,此后呈下降趨勢。 華景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21年江蘇省土地出讓6225宗,土地出讓面積24735.94萬,同比下降7.2%。 其中,住宅用地出讓1838宗,面積8252.76萬宗,同比下降7.03%。

在程宇看來,如果土地財政和省級財政轉移支付的能力有限,地方政府能控制的只有財稅收入和罰款沒收。 因此,沒收收入的增加與土地依賴程度和土地收入的下降有關。

業證研報整理了2021年江蘇省城市土地依存度排名,前7名城市排名與罰沒收入升值排名大致相同。 據興業證券研究團隊統計,常州土地依存度居江蘇首位,達68.1%; 第二是南通,67%; 第三是徐州,65.8%; 第四是揚州,65.7%; 第五是鹽城,63.9%; 第六位是臺州,占61.4%; 第七位是宿遷,占59.3%。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藍曉歡在接受時代財經專訪時表示,土地的真正力量并不完全體現在“土地金融”上,而是以“土地金融”的形式體現 .該土地被用作抵押以利用銀行信貸和其他資金。 在他看來,一旦“土地金融”與資本市場嫁接、杠桿化,就會形成“土地金融”,就像滾雪球越滾越大,推動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創造了越來越多的地方 政府。 債務。

據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統計,截至2021年12月21日,地方政府債券總規模為30.3萬億元,為國內債券市場最大品種,余額占比23.3%。 截至2021年底,江蘇省地方政府債券余額最大,占比6.3%,其次是廣東省(6.2%)和山東省(5.7%)。

另外,按照普通債和專項債的順序,普通債余額前三名分別為江蘇省、湖南省和四川省,專項債余額前三名的省份為廣東省, 江蘇省和山東省。 可見,江蘇在地方政府債、普通債、專項債等方面均走在全國前列。

程宇指出,考慮到地方政府過去十年積累的地方政府債務,其債務風險和債務壓力也相當大。 因此,留給地方級城市維持運營的資金有限,一些地方政府會想方設法增加收入,因此罰款和沒收的收入會大大增加。

免責聲明:本文由用戶上傳,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